Loading...
註釋引文的規定2018-08-29T10:33:46+00:00

《澳門研究》關於註釋引文的規定

為便於開展學術交流以及推進本刊編輯工作的專業化、規範化,在借鑒國內外優秀學術期刊註釋規定的基礎上,結合本刊的特點,特制定本規定。

一、註釋體例及標註位置

文獻引證方式採用註釋體例。註釋放置於文章當頁頁底(即腳註)。註釋序號用‚ƒ……標註,在文章頁底排序。正文註釋序號統一置於包含引文的句子(有時候也可能是詞或片語)或段落標點符號之後。註釋引自同一文獻,註釋序號不必分行,如魯迅:《中國小說的歷史的變遷》,《魯迅全集》第9冊,北京:人民文學出版社,1981年,第36、75頁(如引同一文獻超過10次以上,可適當合併處理)。註釋內容使用10.5號字體,中文字體及中文標點符號均使用標楷體;英文、數字字體及英文標點符號均使用TimesNewRoman。

二、註釋的標註格式

(一)非連續出版物

1.著作

標註順序:責任者與責任方式/文獻題名/出版地/出版者/出版時間/頁碼。
責任方式為著時,“著”可省略,其他責任方式不可省略;引用翻譯著作時,譯者作為第二責任者置於文獻題名之後;引用名家大師如魯迅、沈從文等經典著作應使用最新版本。
示例:
郝雨凡:《瞬間的力量》,北京:新華出版社,2002年,第18—19頁。
吳志良、湯開建、金國平主編:《澳門編年史》,廣州:廣東人民出版社,2009年,第22頁。
朱壽桐:《澳門新移民文學與文化散論》,北京: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,2010年,第38頁。

2.析出文獻

標註順序:責任者/析出文獻題名/文集責任者與責任方式/文集題名/出版地/出版者/出版時間/頁碼。
文集責任者與析出文獻責任者相同時,可省去文集責任者。
示例:
魯迅:《中國小說的歷史的變遷》,《魯迅全集》第9冊,北京:人民文學出版社,1981年,第325頁。
鄧玉華:《澳門社會保障制度建設》,郝雨凡、吳志良主編:《澳門經濟社會發展報告(2010—2011)》,北京: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,2011年,第262—266頁。

3.著作、文集的序言、引論、前言、後記

示例:
李鵬程:《當代文化哲學沉思》“序言”,北京:人民出版社,1994年,第1頁。
樓適夷:《讀家書,想傅雷(代序)》,傅敏編:《傅雷家書》(增補本),北京:三聯書店,1988年,第2頁。

4.古籍

(1)著作

標註順序:責任者與責任方式/文獻題名(卷次、篇名、部類)(選項)/版本、頁碼。
部類名及篇名用書名號表示,其中不同層次可用中圓點隔開,原序號仍用漢字數字。刻本頁碼應註明a、b面;為便於讀者查找,縮印的古籍,引用頁碼還可標明上、中、下欄(選項)。
示例:
姚際恆:《古今偽書考》卷3,光緒三年蘇州文學山房木活字本,第9頁a。
毛祥麟:《墨余綠》,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5年,第35頁。
《太平御覽》卷690《服章部七》引《魏台訪議》,北京:中華書局,1960年影印本,第3冊,第3080頁下欄。
民國《上海縣續志》卷1《疆域》,第10頁b。

(2)析出文獻

標註順序:責任者/析出文獻題名/文集責任者與責任方式/文集題名/卷次/叢書項(選項,叢書名用書名號)/版本或出版信息/頁碼。
示例:
管志道:《答屠儀部赤水丈書》,《續問辨牘》卷2,《四庫全書存目叢書》,濟南:齊魯書社,1997年影印本,子部,第88冊,第73頁。
萬歷《廣東通志》卷15《群縣志二‧廣州府‧城池》,《稀見中國地方志匯刊》,北京:中國書店,1992年影印本,第42冊,第367頁。

(3)常用基本典籍,官修大型典籍以及書名中含有作者姓名的文集可不標註作者,如《論語》、《資治通鑒》、《全唐文》、《清實錄》、《陶淵明集》等。編年體典籍,如需要,可註出文字所屬之年月甲子(日)。

(二)連續出版物

1.期刊

標註順序:責任者/文獻題名/期刊名/出版地/年期(或卷期,出版年月)。
刊名須括註出版地,附於刊名後;同一種期刊有兩個以上的版別時,引用時須註明版別。
示例:
李小勤:《澳門華文媒體的資訊功能與監督角色》,《澳門研究》(澳門)2011年第2期。
魏麗英:《論近代西北人口波動的主要原因》,《社會科學》(蘭州)1990年第6期。
黃義豪:《評黃龜年四劾秦檜》,《福建論壇(文史哲版)》(福州)1997年第3期。

2.報紙

標註順序:責任者/篇名/報紙名稱/(出版地)/出版年月日/版次。
早期中文報紙無版次,可標識卷冊、時間或欄目及頁碼(選註項)。同名報紙應標示出版地以示區別。
示例:
鄧豔紅:《完善政府新聞發言人制度》,《澳門日報》2011年8月3日,E6版。
傷心人(麥孟華):《說奴隸》,《清議報》第69冊,光緒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,第1頁。
《上海各路商界總聯合會致外交部電》,《民國日報》(上海)1925年8月14日,第4版。

(三)未刊文獻

1.學位論文、會議論文等

標註順序:責任者/文獻標題/地點或學校/論文性質/文獻形成時間/頁碼。
示例:
方明東:《羅隆基政治思想研究(1913—1949)》,北京師範大學博士學位論文,2000年,第67頁。
任東來:《對國際體制和國際制度的理解和翻譯》,全球化與亞太區域化國際研討會論文,天津,2000年6月,第9頁。

2.手稿、檔案文獻

標註順序:文獻標題/文獻形成時間/卷宗號或其他編號/藏所。
示例:
《傅良佐致國務院電》,1917年9月15日,北洋檔案1011—5961,中國第二歷史案館藏。
《黨外人士座談會記錄》,1950年7月,李劼人檔案,中共四川省委統戰部檔案室藏。

(四)轉引文獻

示例:
章太炎:《在長沙晨光學校演說》,1925年10月,轉引自湯志鈞:《章太炎年譜長編》下冊,北京:中華書局,1979年,第823頁。

(五)電子文獻

電子文獻包括以數碼方式記錄的所有文獻(含以膠片、磁帶等介質記錄的電影、錄影、錄音等音像文獻)。
標註項目與順序:責任者/電子文獻題名/更新或修改日期/獲取和訪問路徑/引用日期。
示例:
王明亮:《關於中國學術期刊標準化數據庫系統工程的進展》,1998年8月16日,https://www.cajcd.cn/pub/wml.txt/980810-2.html,1998年10月4日。
揚之水:《兩宋茶詩與茶事》,《文學遺產通訊(網絡版試刊)》2006年第1期,https://www.literature.org.cn/article.asp?ID=199,2007年9月13日。

(六)外文文獻

1.引證外文文獻,原則上使用該語種通行的引證標註方式。


2.
本規定僅列舉英文文獻的標註方式如下:

(1)專著

標註順序:責任者與責任方式/文獻題名(斜體)/出版地點/出版者/出版時間/頁碼。文獻題名用斜體,出版地點後用英文冒號,其餘各標註項目之間,用英文逗點隔開,下同。
示例:
Peter Brooks, Troubling Confessions: Speaking Guilt in Law and Literature, Chicago: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, 2000, p. 48.
Randolph Starn, Loren Partridge, The Arts of Power: Three Halls of State in Italy,1300-1600, Berkeley: California University Press, 1992, pp. 19-28.

(2)譯著
標註順序:責任者/譯者/文獻題名(斜體)/出版地點/出版者/出版時間/頁碼。
示例:
M. Polo (au.), William Marsden (trans.), The Travels of Marco Polo, Hertfordshire: Cumberland House, 1997, pp. 55, 88.

(3)期刊析出文獻
標註順序:責任者/析出文獻題名/期刊名(斜體)/卷冊及出版時間/頁碼。析出文獻題名用英文引號標識,期刊名用斜體,下同。
示例:
Heath B. Chamberlain, “On the Search for Civil Society in China,” Modern China, Vol. 19, No. 2 (April 1993), pp. 199-215.

(4)文集析出文獻
標註順序:責任者/析出文獻題名/文集題名(斜體)/編者/出版地點/出版者/出版時間/頁碼。
示例:
R. S. Schfield, “The Impact of Scarcity and Plenty on Population Change in England,” in R. I. Rotberg and T. K. Rabb (eds.), Hunger and History: The Impact of Changing Food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Pattern on Society, Cambridge, Mass: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, 1983, p. 79.

(5)檔案文獻
標註順序:文獻標題/文獻形成時間/卷宗號或其他編號/藏所。
Nixon to Kissinger, February 1, 1969, Box 1032, NSC Files, Nixon Presidential Material Project (NPMP), National Archives II, College Park, MD.

三、其他

(一)再次引證時的項目簡化

同一文獻再次引證時只需標註責任者、題名、頁碼,出版信息可以省略。
示例:
魯迅:《中國小說的歷史的變遷》,《魯迅全集》第9冊,第326頁。
湯開建:《鴉片戰爭後澳門社會生活紀實》,第88頁。
Heath B. Chamberlain, “On the Search for Civil Society in China,” pp. 199-215.

(二)間接引文的標註

間接引文通常以“參見”或“詳見”等引領詞引導,反映出與正文行文的呼應,標註時應註出具體參考引證的起止頁碼或章節。標註項目、順序與格式同直接引文。
示例:
詳見吳志良主編﹕《東西方文化交流》,澳門:澳門基金會,1994年,第151頁。
參見金國平、吳志良﹕《早期澳門史論》,廣州:廣東人民出版社,2007年,第38—42頁。